城市: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西 > 书画艺术 > 正文

胡德才:书法F1方程赛车的驭行者

发布时间:2024-05-12 18:29:35 阅读:11086
微信图片_20240512172356.jpg


  书法F1方程赛车的驭行者——纵论胡德才书法风格

  彭 洋

  草书是悬在历代中国书法家头上的达摩利克利斯之剑。在书法极致的境界中,没有谁能绕过草书而成为圣者,无论他究竟以楷以隶还是以行为其书法艺术的立身之本。也因此,在以展厅效果为核心追求目标的当代书法艺术中,草书肯定是最具鉴赏价值且丰富而多义的书体和书法艺术的綦难所在。  

微信图片_20240512154825.jpg

  胡德才的这本沉甸甸的书法作品集,以一种特异而强烈的草书书法风格令我惊讶。  


  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书法F1方程赛车的驭行者。每当伏案临池拿起毛笔,他就像进了方程赛车的驾驶室里,松刹,启动-蘸墨,拨档-提笔,起步,变挡,加油,加速,前进;再变挡,再加油;滑行,切线,变线,出弯,刹车,防守,超车,等等。这种平均每小时一千二百多公里时速的一路狂奔的速度与激情迸发只有当赛车风驰电掣般地冲过终点才会结束。但在这里我要告诉的是,我说的不是方程赛车的疯狂大赛,而是一支笔下水墨书写的胡德才草书创作的通感。  


  时隔将近十五年,他出了第二本书法集。他出第一本书法集的时候,也是我写的序,洒脱的艺术,是他当时给留下的最大感觉。十多年下来,今天,我仍然强烈地感觉到,洒脱,仍然是他一以贯之的人生风格和艺术风格。  

  看他的作品,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你能感觉到方程赛车上强大的离心力牵引下大汗淋漓、肌肉紧缩、耐力和体力几乎处于极限的挑战。无论字心尺幅,他常是一笔到底,让人看不出二次蘸墨的痕迹;大量的飞白和牵连,大量的线条运用,欹正履翻顿挫飘移方圆折突任性非常。他是不拘碑痕帖味,大致守循下的信笔由缰,不乏管规下的纵情逸志。从书法结字和笔法审美角度,看他的草书,更多的是看他的牵挂点而不在断点,是看他的急促而不是看他笔端的滞结和怠慢。  


 如今,艺术的他不仅成熟了,而且出落了。也许,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书法创作所处的专业层次和典型价值,相反,他总是非常谦逊地不断质疑自己,认为自己只是爱好,不能与职业书家们比肩。其实不然。他的草书,比起很多也在草书沼泽地中艰难前行以至挣扎的书法家,是更具一种创新理论下的创作创新实践价值的。

       对于草书,我早就提出过十大创新方向,其中一点,就是“方程草”。我认为,张旭怀素之后,草书从此走进了一条技法为王的道路,一代代的书法家尽管尚存各显风格之能力,但基本拘囿在一个传统旧制的围城里。  

  从章草到今草,从小草到狂草,草书从它出现的那一天起,基本上就是以一种奔跑的姿态成为书法领域内最富激情的艺术形式。它急速的笔调牵风遣云泼墨沙场,每每临池,几乎都在上演一次与拼速度的方程式汽车大赛。书法有这样的赛场吗?如果有,在哪儿呢?为此,我曾假想设计一种类似方程车大赛的书法赛道,让书法家离开书斋,走到这条赛道来。可以预见的是,在这种特殊的情境里,草书创作可能会出现一种互动感现场感极强的速度与激情迸发的自然态。让被拖离了创作常态的书法家,将像运动员一样面临严峻的挑战。时间压强、内容压强、形式压强、技法压强等等,同时像一座座大山一样压在艺术家头上。 

       狂奔与纵情、逃逸与挣扎、抒情与创造都被压缩在一个时间的窄道上。草书的书写从创作的常态中被间离出来,进入到真正“颠狂”的奔跑的赛道上,让草书像子弹那样被推到一管枪膛上——射击。这种情境下,当代草书也许还会找到一种新感觉,体现21世纪特有的时代风格。  


  我相信,胡德才先生是非常喜欢而且适合这条赛道的,因为他早已经是这种车手了。

  对于中国书法的理解,我写有八首歌词,以歌的形式,纵论书法要义。在此,谨以我那首名为《草书》的歌词作为本文结笔,与其共商共勉。

  一世的情人

  总猜不透的是迷乱的心思

  灯火的牢笼

  裸泳的舞池

  左冲右突地挣扎

  和行云流水般的失意

  一世的英豪

  总停不下的是狂奔的步履

  一醉方休气吞山河

  倒海翻江风生水起

  颠张狂素来世

  和泼墨如水的倾盆大雨

  连自己也未必知道

  懂与不懂,都不必那么在意。

  


  八桂草书的胡体雁风——读《德才秀墨·胡德才书法作品集》有感

  闭理书

  今有好友递来《德才秀墨·胡德才书法作品集》,因此前很少听说这个名字,开始我不以为然,可翻阅胡先生作品集,让我惊愕——原来,在广西除了大名鼎鼎的草书大家李雁、潘立远、甘文峰之外,还有这位胡德才。他的草书如果与李雁的作品放在一起,可以说能以真乱真,无论从字法、笔法、篇法,似如同出一辙,而且难分高下。

  


  首先,德才先生的草书,大就大在他写大草。大草书法非字大或篇幅大,而是通篇构成处处以大见大,以小也见大。作品笔墨构成大起大落,大开大合。

  

640 (6).jpg


  次之,德才先生草书之所以大,在于他作品气息流动于字里行间。草书之所以易写难精,均在于气。大草,无论是创作还是欣赏,都先谋其气势,气度;观其气象气流,然后观其细节,包括线条粗细长短、方圆曲直,以及交叉连断、墨之浓淡干湿、向背组合对比,等等。有气则活,无气则亡。


  再是笔端技巧,线条形质。优秀的线质,是作品质量的有效支撑,胡先生在纵横、顿挫、使转中,尽显笔力功夫。

  


  最后是通篇章法,胡先生擅在纵意狂放中见秩序,在严格草法中寄予了个人性情;在线如游龙,惊蛇入草,来不可遏,去不能止的笔势中,处处有序可循;尤其用心于正文与落款的协调上,恰到好处,足见德才先生对草书谋篇的把握中纯熟老道。

  

        胡德才,瑶族,广西金秀人。历任金秀瑶族自治县县长、县委书记兼县政协主席,柳州地委副书记兼柳州地委秘书长,广西壮族自治区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广西壮族自治区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广西供销合作联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等工作之余,爱好广泛,勤奋好学,创作的书法、漫画文学作品以及在政治、经济、民族方面的研究论文均多次在全国获奖。书法作品注重字法、笔法、墨法和章法的灵动变化,力求作品达到具备神韵、形质、墨趣和性情的艺术境界,彰显时代精神和给人以美的享受,由此形成自家风格。在景区、寺庙等的石刻和题匾作品甚多,曾多次入选国内外书法展并获奖。作品分别被选编入《中国当代书法名家墨迹》《中国当代书画家作品典库》《中日书法作品汇观》《当代书画家福寿作品大观》《中华古今书画家吉祥福寿作品大典》《中华百龙书画作品集》《国际现代书法集》等作品集.


  


  


  

  


  

  




返回顶部